娱乐头条

震惊你中世纪最美艳的妓女第3次结婚时敢称自己是处

2017-12-04 03:13 [] 文章来源:51www.com

  

  1480年出生的卢克雷齐娅·博尔吉亚,对世人来说,她是一个谜,一个童话。本来教皇的私生女就很容易成为闲谈的话题,尤其是她又特别漂亮。直到今天她也颇具争议,成为西方历史小说和历史剧中的热门女主。

  她能说流利的托斯卡纳语、法语和西班牙语,能阅读古希腊和拉丁作品,在举止和作风方面都受过良好的教育,能在学术上高谈阔论,也是一位颇有成就的诗人。同时她也是脆弱的、易受伤害的,从小时候起她就卷入父亲的欢爱中,遭受了致命的压迫来取悦父亲。与其同时代的一个女人描述她是“极漂亮的女人”,而在男人看来,她是令人销魂的。

  年轻时,她那张纯洁的脸庞为她赢得了“甜美的脸庞”的称号。她在少女时代的画像天真烂漫,而后期的放荡也丝毫没有改变这种仪态。她的独特之处就是那一头长及脚踝的金色长发。为了让它更加美丽,她用蜂蜜、黑硫磺和明矾稀释而成的溶液洗发,据说用这种液体洗出来的头发可以保证十分光滑。

  人们说卢克雷齐娅很早就遗传了她父亲的作风,早在她21岁成为费拉拉女公爵之前,她的风流韵事已经让她成为罗马的传奇人物。在她17岁那年,她已经比同龄的其他女孩更聪明了。也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吧。她那“圣洁”的生身父亲亚历山大六世,把她的美貌和性感当作诱饵。为了稳固自己的位置,亚历山大六世把自己的女儿先后送向陌生人的床榻。在她13岁的时候,亚历山大六世和阿拉贡王朝正处于敌对谈判中,于是他把女儿嫁给了她的第一任丈夫——乔瓦尼·斯福尔札,也就是佩扎罗的首领,强大米兰家族的一员。然后又使用自己的权力解除了这桩婚姻,把她嫁给了另一个人。她与谁结婚完全取决于父亲与谁结盟。

  在一段婚姻已经结束,另一段婚姻尚未开启之前,据说她大部分时间都在用来学习如何调情,并把的欢愉发挥到极致。那些在色情书和戏剧中才有的场景、姿势和对象都借助她的想象插上了翅膀,而在她的脑海中肯定不止这些。她身边的男人都是放荡的,她知道在他们眼中她不过是一个玩物,任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。她很可能选择了放任自己,随波逐流。这都是事实,结果是就连她娘家人——她的父亲和两个兄弟都很震惊。

  恺撒·博尔吉亚是她最著名的哥哥。在担任红衣主教时,英俊的恺撒身上便背负多条人命。他从年轻时便嗜杀成性,直到自己在维亚纳外面的一次小战斗中被杀死。然而恺撒并不是一个残忍之徒。他是那个时代的大人物。他比他妹妹更精悍,口才更好,更博学。在充满残忍、背叛的政治斗争中,他游刃有余。事实上,他还是马基雅维利口中的模范。马基雅维利认为他充满魅力。

  在整个博尔吉亚家族史中,围绕她的兄长、甘迪亚公爵胡安之死而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是其中最黑暗、最令人困惑的一幕。而如果当时人们所言属实的话,这段历史也将是最肮脏的一段历史。家族的犯罪史是从亚历山大六世开始的。在1497年,亚历山大六世以他惯用的伎俩让他女儿与第一任丈夫斯福尔札离婚。得知岳父的阴谋后,由于担心自己的安危,斯福尔札便逃出了罗马。然而,在米兰的他很快便怒火中烧。教皇公开说他患有阳痿,在意大利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。斯福尔札后来有了孩子,他大声说出了所有罗马人怀疑却不敢说的话:博尔吉亚教皇的目的不纯,他不是要让女儿重新嫁人,而是要让女儿与自己共享鱼水之欢。

  即使在当时,这种事情也是极不光彩的。斯福尔札倚杖家族势力强大,可以保护他,但这让教皇陷入极为尴尬的境地。如果教皇把女儿留在梵蒂冈附近并拒绝求婚者,那么所有人都会相信他和女儿会同床共眠,这也符合两人素有的名声。他欲望暗涌,饥渴难耐。那时他女儿才刚刚17岁,漂亮可人。

  事实上,大家都知道他女儿就是他的情人,在米兰有没有人知道就是另一回事儿了。但不管怎样,他并没有把女儿一直留在身边,这可能是性格使然;相反,他正迫不及待地准备给女儿物色一位政治地位相当的新丈夫。

  从这里开始,故事的色调开始变得愈加黑暗。罗马人刚刚才勉强接受“父亲垂涎女儿”的消息,马上又传来了更加令人震惊的流言。据说卢克雷齐娅的父亲之所以不能得到她,是因为她已深深陷入另一段不伦之恋(或者说是多段)之中,她和英俊的哥哥们搞在一起。问题在于,虽然她很享受和他们两个交往,但两兄弟间互生醋意,都想把妹妹占为己有。

  1497年6月15日清晨,有人发现胡安的尸体漂浮在台伯河上,身上有9处匕首重伤。很快恺撒就被认定为凶手,疑团迟迟未解,他的罪行似乎更加确定了。在那时,唯一不曾受伤的就数卢克雷齐娅了,但她的声誉已无可挽回。

  她18岁时生了儿子乔瓦尼,也就是伊凡斯·罗马努斯时,已经触碰了道德底线。这是她在两段婚姻之间怀的孩子,也就是在和父亲以及在世的哥哥发生关系期间怀的孩子。我们知道那个孩子就是他们中某一个的,因为后来教皇为了让这个孩子合法化,特地于1501年9月1日发布了两道非同寻常的诏书。

  第一道诏书是公开的,它确认了那个3岁的小男孩是恺撒与一个未婚女性所生的孩子。使用恺撒的名字可以让他逃过宗教法规的责罚,也使得他免于在教皇任期内和自己的孩子相认。第二道秘密诏书则承认乔瓦尼是教皇和同一个未婚女性所生的孩子。

  亚历山大六世授予男孩公爵爵位,把2个公国给了他。史学家认为那两道诏书别有目的,因为卢克雷齐娅身陷两重之中,她自己都不知道谁是孩子的父亲,而罗马人则断定教皇就是孩子的父亲。

  事实上,博尔吉亚家族宁愿公众不知道乔瓦尼的存在,当他还在娘胎里的时候,他们就往这方面打算了。在事情暴露之前,卢克雷齐娅被送到阿皮亚古道的圣西罗女修道院待了一段时间,打算以修女的身份生下这个孩子。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  她没有成功在修道院隐姓埋名,而修道院却因为她待过把名声搞坏了。当时她带了另一个情人——一个年轻的西班牙宫廷大臣——到了修道院。一位意大利史学家认为,其他的修女也可悲地受到了她的影响。事实上,她们已经抛弃了僧侣的苦行传统,以致在她离开后“需要彻底地改革,让她们回到自我禁欲所带来的欢乐中,扫除一切不正之风那不正之风已经吹到那虔诚的墙内了”。

  然而, 卢克雷齐娅怀孕之事最终为公众所知源于她父亲的野心。他正在给她安排一场冒险的政治婚姻,虽然后来恺撒杀死了新郎,酿成了悲剧的结局,但在当时看来是值得一试的。为了达到目的,她不得不在1497年11月22日回到了拉特兰宫,解除她和斯福尔札的关系,以此来证实他们的结合并不是完美的。教皇决定孩子出生后就把他伪装成她的弟弟,而她的余生也确实是这样做的。

  她的第三任丈夫是费拉拉公爵的继承人,虽然了解她的黑历史,但他满不在乎,因为他的家庭就是由合法和不合法的孩子组成的。然而,这件事在1497年还是泄露了。

  当拉特兰庆典临近时,梵蒂冈仆人散播着卢克雷齐娅和父亲兄弟之间令人不堪的故事。一大群好奇的人涌向宫殿,在那儿他们看到了教皇的女儿,尽管她穿了宽松的长裙,但已有6个月身孕的身段难以掩盖。当教堂执事庄严地宣读她还是个处女的判决时,笑声传遍了整个古老的礼堂。那不勒斯的人文主义学者桑纳扎罗以拉丁碑文的形式写了讽刺短诗:

上一篇:羞涩女人不知道 男人都有的5大欲望法则 下一篇:西班牙美女多吗?50个小问答告诉你一个真实的板鸭